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初夜开苞网红主播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强奸迷奸老汉推车名模空姐自慰喷水角色扮演极品女神制服诱惑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两男一女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成人玩具多人群P抽插特写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医生护士69互舔奸夫淫妇推油乳交调教情趣内衣足交恋足写真长腿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为了找工作而发生的事

看着桌子上一沓沓银行的催款帐单,我的头都大了。已经两个月没付房屋按揭了,已经两个月没付汽车贷款了,电话公司和电力公司已经发出最后通牒,再不付帐就要给我家停机停电了。可是,这么短时间让我去哪里弄钱去呢。简直没有一点希望了。
  我是个手艺精良的木匠,我从来也不会为找不到工作而发愁,但现在的问题是,我无法工作。前一阵,我在一家建筑工地工作时,由于自己一时不慎,从脚手架上摔了下来,造成大腿两处骨折。我已经休息两个月了,大概最少还要休息六周才能回去上班。
  到那时,我的皮卡和房子也许都会因为没有及时还贷而被银行收走。唉,这真是让人头疼的事情。
  我妻子斯塔莎也有工作,但她只是一家小公司的小秘书,挣的钱只能维持日常开销,根本无力还那么多贷款。而且,我们俩都没什么亲戚,没有人能帮助我们度过难关。
  一天晚上,我的工友保罗下班后来看我,给我带来了他们12个工友送给我的一些吃的和用的东西,并告诉了我近期工地上发生的一些事情。最后,他拿出了一张由所有工友签过名的祝福卡片给我,而且,让我感觉很有些意外和尴尬的是,他又从裤兜里拿出一迭钞票递给我,说道:「这是弟兄们给你凑的一点钱,你先救急用吧。」
  「哦,谢谢啊,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告诉他们,这钱真是太及时了,不然我家就要被断电停电话了。太谢谢你们了。」
  我满怀感激地说道。
  「好啊,这么说现在事情没那么糟了,呵呵。」
  保罗安慰着我说。
  我拿出啤酒,一边跟他喝着,一边说了我家目前的窘境,保罗大口喝着酒,不以为然地说道:「事情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糟糕。你看,其实斯塔莎屁股底下就坐着一座金矿呢。我说,我的好兄弟,我愿意出500美金跟她亲热一下。而且,我知道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喔。」
  我知道他是在开玩笑,所以并没有生气。其实,我们在工作的时候,相互之间开玩笑经常说这样的话。我对保罗说,我会把他的话记在心里,一旦斯塔莎愿意做这个生意,一定让他做她第一个客户。
  我们又喝了几杯啤酒,保罗就告辞了。后来,我把保罗给我的钱交给了斯塔莎,告诉她尽早把电话费和电费先交了。
  俗话说,屋漏偏遭连阴雨,船破又遇顶头风。就在我无法上班也无法照顾家务,什么事都需要斯塔莎来做的时候,她又因为工作忙而不能按时回家了。那一天,斯塔莎下班回来跟我说,她的老板要进一步扩展业务,问她能否延长工作时间,而且周六也要工作。因为我们家现在的情况,她绝不能再失去这份工作,所以她只能说YES。
  在接下来的一个半月里,斯塔莎每天下班后都要再工作四小时才能回家,而且周六还要工作八个半小时。但是,延长工作时间后,她的工资也增加了很多,这样我们家的经济情况大为改观。我们已经还清了所有欠款,并且还在银行存了些钱。医生在最后检查了我的伤情,告诉我可以去上班了。
  我回来工作已经一个月了,斯塔莎依然是每周有两、三天要加班到很晚才能回家,而且每隔一周还要在周六加班一天。现在我们的经济状况已经非常良好,我们的储蓄足够应付像上次那样的窘境了。
  一天下班的时候,我的一个叫马迪的工友怎么也发动不了他的汽车了,于是他问我是否可以把他捎进城,「我跟一个马子有个约会,我可不想迟到,因为她不愿意等我。」
  他解释道。
  「哦,你要去哪里啊?」
  我问道。
  「第六大街的贝斯特·外斯滕旅店。」
  「那你不要回家去换换衣服吗?」
  「不,不用。这不是那种和女朋友的约会。交易前我冲个淋浴就好了。」
  「哈哈,你是说你要去会应招女啊?难道她牛屄到都不等她的客户了吗?」
  「呵呵,她不是你说的那种妓女。她是良家啊,做完要早点回家的,所以不能等。」
  我载着马迪进入城区,在一间汽车旅馆前的停车场边上把他放下。就在我倒车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我刹车,倒车,再仔细看了看,那的确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东西,是斯塔莎的汽车停在那里。
  毫无疑问,因为那车牌照我怎么也不可能认错。她工作的地方离这里很远,她怎么会把车停在这里呢?
  好奇心驱使我要弄个明白,于是我掉头驱车去了斯塔莎公司。在公司的停车场里,我只看到有两辆车停在那里,公司的大门紧锁着。我敲了敲大门,有一个保安走了过来,隔着大门问我有什么事情。我跟他说:「我正好路过这里,想看看我妻子在不在。她今天在公司加班呢。」
  「不可能啊,她肯定不在这里。没有人加班,我在这里已经工作四年了,还从来没听说过公司有人加班呢。」
  保安说道。
  我向他道了谢,坐在我的皮卡里思考着保安刚才说的话。在过去三个月里,斯塔莎一直告诉我她下班后要加班,但是保安却说在过去的四年里从来没有人加过班。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保安肯定不会说谎,因为他没必要骗我。虽然我没有MBA的学位,但是这点事情我还是拎得清的。
  斯塔莎回到家的时候,我正在看电视里红翼队和雪崩队的冰球比赛。
  「今天累坏了吧?」
  我问她道。
  「都快累死了。一整天都在不停地搬运办公桌、档案柜什么的,累死了,我的脚疼得像断了一样,得赶快去泡个澡,放松一下。」
  斯塔莎声音疲惫地说道。
  看着斯塔莎走上楼梯的背影,我纳闷她到底干了什么。
  两天前,斯塔莎再次告诉我她要加班,会回来得更晚一些。她通常是5点下班,而我是六点,所以,这天下午我跟我的老板说要提前一点下班,因为医生要去再去复查一下我的伤腿。大约下午4:45的时候,我把车停在斯塔莎公司门口不远的地方,观察着她的动静。他们公司没有后门,所以她只能从前门出来。
  大约5点的时候,斯塔莎从公司里走出来,开车向城里驶去。我赶紧启动汽车,紧紧地跟在后面。她开车来到科尔曼街的万豪酒店,把车停在停车场后,就走进了酒店。我看着她走进大堂,心里在琢磨是否要跟进去。最后,我决定等在停车场,时刻注意着大堂里斯塔莎的动静。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保罗在大堂与斯塔莎相会,然后他们一起走进了酒店的电梯。事情已经很明白了,斯塔莎和保罗有了不正当关系。看到这里,我转头启动汽车,调头回家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头。如果斯塔莎只是和保罗约会而没有加班的话,那么,那么多加班费又是从哪儿来的呢?保罗也不可能给她那么多钱啊。
  回到家,坐在厨房的餐桌边,我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思考着我的婚姻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爱斯塔莎,而且我一直认为她也是爱我的,但是我现在觉得我错了。如果她在和别的男人约会,那说明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我,根本不在乎我。
  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斯塔莎非常喜欢做爱,但在我摔断腿以后,大约有一个半月无法跟她做爱。
  她是不是从那时候开始找别的男人的呢?在我休病假的时候,她在性欲高涨的时候用保罗来解决吗?但怎么解释加班费的问题呢?
  斯塔莎回来的时候,我还坐在那里喝啤酒。她来到厨房,在我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告诉我她太累了,要去楼上的浴室泡个热水澡。
  「我觉得你还是先别去泡澡吧。」
  「为什么不?」
  「因为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谈什么?」
  「谈谈你工作的问题。事实上,至少你们公司的保安告诉我,你们公司在过去的四年里,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加班。另外,我们还要谈谈,你的车为什么会停在贝斯特·外斯滕旅店的停车场里?你为什么和保罗一起上了万豪酒店的电梯?还有,既然你们公司从来没有加班,那你的加班费是从哪里来的?」
  听了我的话,斯塔莎的脸色变得煞白。
  「还是先坐下来吧,你想喝点什么?今晚的谈话恐怕会很漫长。」
  我继续说道。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软磨硬泡、威胁恐吓,斯塔莎才终于说出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那天,保罗给我送来了弟兄们为我筹集的一些钱,在我们谈话的过程中,斯塔莎听到了那个他愿意出500美金跟她亲热的玩笑话,她就守在我家后门,等保罗跟我告辞驾车准备回家的时候,她拦住了他,问他说的话是不是当真的。
  保罗告诉她那不过是个玩笑而已,但如果他真有那样的机会,他一定会乐疯的。让保罗感到惊奇的是,斯塔莎让他找个时间和地点和她约会。
  「当时咱们家的经济状况实在太糟糕了。当我知道保罗愿意支付那么多钱干一件我同样喜欢干的事,那我何乐而不为呢?不管怎么说,我找到了一个保住我们的房子不被银行收走的办法。第二天晚上,我约见了他,花了四个小时跟他在一起,得到了500美金。」
  斯塔莎说道。
  完事后,保罗问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她,斯塔莎告诉他随时都可以,但必须是一次500美金。保罗和斯塔莎约会了三次以后,再也付不起一次500美金的费用了,于是把她变成了妓女。保罗不断给斯塔莎介绍别的男人,而作为回报,每当保罗给斯塔莎介绍了三次生意后,他就可以免费享受她一次。
  「这就是我今晚所做的一切,给保罗一次免费的大餐。」
  斯塔莎说道。
  「也就是说,保罗为你拉皮条?」
  「是的,你可以这么说。」
  「但是,所有的欠款在几个月前就付清了啊,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你想听真话吗?」
  「当然要听你说真话。」
  「我们需要多存一些钱,因为冬天就要到了。每到冬天的时候,你的工作就不太稳定,我们的收入就要减少很多。我可不希望再经受那种没钱支付按揭而要被收走房子的恐慌了。还有,算是第二个原因,现在我喜欢做妓女。」
  「什么?你喜欢做妓女?」
  「是的,因为我喜欢做爱。金钱很重要,但我更爱性交,特别是和陌生男人性交。」